咨询|预约

橙果自述

摄影师橙果Chengo的心路历程

大家好,我是橙果,在国际图博上署名Chengo。橙果是我的昵称,也是从事摄影以来一直使用的名称,就像写作使用的笔名,它就是我的代码,至于我原名原姓是什么,那不重要。

七岁,我有自己的第一个傻瓜胶片相机,依稀记得是柯达牌子。十三岁,开始学绘画。曾经,我以为我的摄影兴趣是受到绘画的启蒙。梳理记忆,我发现,我接触摄影是早于绘画的。

在那个拥有小傻瓜相机的年代,我拍了我所能拍的所有人,家人,邻居小伙伴,路人。戏剧性的是:我拍的基本没有风景静物之类,而今,我也是。我——只拍人像,且,我不拍纪实人像。当写真这个名词被普及之后,我就堂而皇之用这个词,来归类我的人像拍摄,那就是,我只拍写真人像。我对风光、静物、纪实、扫街,毫无兴趣!简直三心病狂地毫无兴趣!

在高中前,学了工笔画、水墨、素描、水彩、水粉画。我感觉,最磨练耐性的就是工笔画。这为以后进一步从事摄影奠定了基础。至于后来,我在汉服等题材拍摄的时候,显得胸有成竹。第二个就是素描,这个对我十分有意义,得益于它,我现在后期修容,对人脸骨骼和表现的光影得心应手。在我绘画期间,我非常喜欢油画,当时条件限制,我没有接触油画,但脑海里满满的都是油画的色感。现在,我依然是个油画控。

在高二,我做了一个十分后悔,但十分戏剧性的决定!抛弃美术和绘画,开始专心学业,读理科,上工科大学。我基本抛弃了所有美术相关的物品,甚至抹去了我的梦想。在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,虽百无聊赖,但有了经济基础!我那颗摄影的心,又开始躁动不安了。

2014年,买了单反。开始学习拍摄糖水人像。其实,也无所谓学习,因为摄影是如此简单,门槛是如此低,基本是第二个月,我就厌倦了这类人像。在日系,清新、糖水充满了网络大街小巷的时候,我的审美已经疲劳甚至有点厌恶了。这和我喜爱的色彩风格相差太远,但我找不到我所憧憬所喜爱的照片。在某些途径,我看到绘画天堂东欧的一些摄影作品。我会心会意,我明白了,这才是我所向往的。

我现在,在各大图博上发表着自己的人像作品独特的摄影作品。我喜欢!我自己也去拍这样色彩的照片。我拍的大多数都是人物肖像,比起连续性的组图写真,我喜欢肖像,拍照和后期的时候,那种感觉,就像在绘画。每次我在拍照的时候,我脑海里总想着前面是一位端庄的模特,就如等着你提起画笔去画。

2017年,我在一个小地方经营着自己的小工作室,开心地生活。有客人,就拍客人喜爱的风格。没有客人,就拍自己的创作。他们说我总能把女生拍出酷酷的味道,其实不是酷,而是每位女生都有独特的气质,人在最自然的状态下,应该是面无表情的。我很讨厌让客人冲着镜头献媚地笑,傻笑,做鬼脸,也许有网络摄影师会把这种叫做自然。

说到拍摄,我大部分拍的都是很普通的女孩,她们不是网红,只是平凡的客人。我喜欢还原现场真实的光感,而不会把人物拍的很白很亮。我的大部分片子,都是在逆自然光下拍摄的。我后期的Photoshop应用,也是非常简单的,甚至,我很少大幅度地磨皮,我很讨厌把人磨得很光洁像个乳胶娃娃,或者把皮肤明度调地十分透亮像荧光棒。那样无所谓"

2018年,我放弃了工作室生涯,回归做一名自由摄影师,不受工作场所的限制,彻底自由了!我是个不想被兴趣支配把兴趣当成工作的人,也许有人觉得把兴趣当工作是快乐的,但是,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我想,自由地拍摄————我的画意人像摄影。姑且,就称之为橙果式人像摄影吧。

添加橙果微信